當前位置 > 首頁 > 體育與健康 >

熱線:0371-65710329(網站)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女子800米“霸主”被認定為“生物學上的男性”
  • 2019-06-27 11:43:39
  • 來源:人民網
  • 責任編輯:趙偉濤
  •   近日,國際田聯首次發布聲明,認定南非著名運動員卡斯特·塞門婭為“生物學上的男性”,如果她想繼續參加女子比賽,就必須服用睪酮素抑制劑。
     
      這一紙聲明,不僅給塞門婭這位女子800米“霸主”未來的職業生涯蒙上陰影,也再次激起了人們討論:性別歧視和公平競技,哪個更重要?
     
      塞門婭是南非當今最具影響力的運動員之一,2009年的柏林世錦賽上她一戰成名獲得女子800米金牌,然而高大強壯的身材和粗獷低沉的嗓音,卻讓人們對她的性別產生了質疑。
     
      隨后,國際田聯對她進行了性別測試,結果顯示塞門婭同時具有女性和男性的生殖器官,可以算是一名雙性人。“她沒有子宮也沒有卵巢,睪酮素水平還是正常女性的三倍。”經過多番論證,2010年7月6日,國際田聯最終認定塞門婭為女性,可以繼續參加國際比賽。
     
      此后的10年里,塞門婭成為了女子800米項目上的“霸主”,贏得30枚金牌,對她的質疑和批評聲也越來越大。
     
      今年2月,國際田聯裁定塞門婭必須降低體內的睪酮素(雄性激素)水平,才能繼續保有參加女子比賽的資格。隨后,塞門婭提起上訴。5月1日,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正式裁定,塞門婭上訴國際田聯敗訴,塞門婭以“捍衛人權”再次上訴,6月13日,瑞士聯邦最高法院駁回國際田聯針對塞門婭參賽規定的上訴請求,允許其給予這位南非運動員參賽資格。
     
      然而,國際田聯的這份最新聲明,卻給出了他們關于這次“性別門”的最終答案——公平競技更重要。
     
      “體育運動是社會上少數幾個‘生物性別’比‘個體自身性別’認定更重要的領域,因為我們需要確保公平。”讓國際田聯下定決心的,今年一項最新的研究數據:女性運動員的睪酮素水平在每升0.12納摩爾到1.79納摩爾之間,而就算是奧運最高水平的女性運動員,她們的睪酮素水平也不會超過每升3納摩爾;但像塞門婭這樣的DSD(性別發育異常)運動員,她們的睪酮素水平和青春期后正常男性的睪酮素幾乎一樣,可以達到每升7.7納摩爾到29.4納摩爾。
     
      這也就意味著DSD運動員的骨骼和肌肉會更大,血紅蛋白的數量會更多,從而在運動表現力上比“正常女性”有更大的優勢。國際田聯在聲明中強調,如果不進行這樣的區分,在以后的女子比賽中,會有大量的、有DSD問題的選手參賽,并且會被刻意挖掘出來,單獨培養,而這類選手將會占滿領獎臺,這對正常女性運動員來說是不公平的。
     
      然而,這樣所謂的公平,對塞門婭這樣的DSD運動員來說卻是不公平的。“他們告訴我,我不是女性,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。”塞門婭憤怒地說。
     
      “遠高于正常女性的睪酮素水平,是我的基因天賦”。”塞門婭說,她從來沒有做過提升體內睪酮素水平的手術,或是用過類似的藥物。
     
      既然塞門婭的睪酮素水平是沒有經過后天的人為改變,那為什么她不能利用自己的天賦呢?畢竟,這又不是她的錯。
     
      如果說,與生俱來的個體天賦拉開了與群體間的差異是一種不公平,那在其他項目上是否也應該以此作為評判標準。比如,像博爾特、菲爾普斯這樣天賦遠超其他人的選手。
     
      由塞門婭引發的這場“性別門”似乎成了田徑賽場上的“電車難題”,正常女性運動員是綁在軌道上的大多數人,而塞門婭這樣的DSD運動員則是另一個軌道上的少數個體,無論作出何種選擇必然會傷害到另一方。
     
      面對這個難題,國際田聯這位“電車司機”的選擇無疑是前后矛盾的,最初他們想體現人權上的正確,認定塞門婭為女性;但隨著塞門婭屢屢奪金,他們又認定塞門婭為“生物學上的男性”,正是這樣的雙重標準,才造成了這次輿論波濤遲遲無法平息。
     
      不管結局如何,塞門婭終有退出賽場的一天,但她所引發的討論和變革卻還會繼續。楊漸
     
      

    推薦閱讀

    性感沙滩客服